工商社論》政府健全房市不在方法,而在決心


工商社論
工商社論

台灣房價不合理已行之有年,近日由於中央銀行副總裁陳南光在《台灣銀行家》發表一篇文章又引起熱烈討論,這篇文章認為在目前低利率、高房價,同時又有大量餘屋閒置下,房價續升非僅無助於經濟復甦,還會導致嚴重的資源誤置,政府應嚴肅正視這個問題對台灣經濟造成的長期損害。

不論陳副總裁是以個人觀點評論或代表官方試探風向,這些話如暮鼓晨鐘一般,值得我們多讀幾回,並多加深思,這確實是個大問題。猶記得2010年時任央行總裁的彭淮南也曾嚴斥大台北房價漲得離譜,隨後並採行選擇性信用管制,行政院也提出「健全房屋市場方案」,然而健全房市十年來效果如何,我們來分析一下。

依內政部住宅價格指數及先前的住宅需求調查加以估算,最近十年(2010~2019)國內房價又漲了五成,而同期間家庭可支配所得卻只成長17%,這樣的薪資成長自然是追不上房價的漲幅,房價上漲十年來始終是民怨之首,實非偶然。當年彭總裁怒斥房價漲得離譜,那一年貸款負擔率也只有28%,十年過去,去年底已升至35%,這意謂著買房子的家庭每月收入逾三分之一得拿去付房貸,剩下的錢才能拿來消費,這樣的生活非僅徒惹民怨,更已影響總體經濟的成長動能。

依主計總處的估計,近十年民間消費成長已落後於經濟成長,這種情況在2000年之前未曾出現,那時民間消費的擴張總是在經濟成長之上,是推升總體經濟的重要動能,然而十年健全房市的結果並未抑制囤房、囤地之風,而且房地產價格扶搖之上,消費動能每況愈下,財富分配日益不均,這也正是陳副總裁所談到的嚴重資源誤置的結果。

然而,許多人不免要問,既然國人收入成長如此之慢,而依十年前普查國內空閒住宅高達156萬宅之多,依供需法則,供過於求理應漲不起來才是,何以十年來房價又漲了五成?原因就在於近六年台灣每年有逾2兆台幣的超額儲蓄,十年來(2010~2019)累計20兆的超額儲蓄,這些錢是指沒有被引導到民間投資(或政府投資)的閒錢,這龐大的閒錢其實並不閒,最後自然會進入房市、股市推升資產價格,炒熱房價、股價,若不未雨綢繆勢將加劇泡沫風險而傷害實質經濟,這也是陳副總裁所擔憂的事。

五年前當超額儲蓄升至歷史新高時,中研院院士胡勝正也曾示警:「龐大的儲蓄若沒有被民間投資吸收,最後總是被拿去炒房,這是嚴重警訊,不但牽涉短期景氣,更是長期競爭力問題,政府應速提對策。」然而這些呼籲又過了五年,超額儲蓄所衍生的炒房問題更趨嚴重,房價已然高處不勝寒,讓年輕人每每望樓興歎。

我們不能說這些年政府沒有作為,但缺乏決心,好像什麼都有做,但都做的不深入,十年來除了行政院啟動健全房屋市場方案,央行也實施選擇性信用管制緊縮特定地區的房貸,財政部也採行房地合一稅,惟健全房屋市場方案力道平平,選擇性信用管制也僅實施六年,以如此微弱的政策力量要力抗房市投機狂潮,豈能有成?房價近十年大漲五成實非偶然。

對於如今國內資金湧入房市,以致各地房價高漲,日前央行總裁楊金龍在立法院被詢及是否會推出信用管制時表示:「目前並非適當時機,央行實證研究顯示稅制比房市信用管制更有效。」而財長蘇建榮被詢及相同問題時也表示:「政府已注意到高房價問題,中央銀行、財政部、內政部會整體考量在適時出手抑制高房價。」國發會主委龔明鑫更表示:「自今年6月起國發會已進行跨部會討論,目前正在釐清這一波房價上漲是局部性還是全面性,以利日後從容因應。」

我們認為三位首長的談話顯示出政府欲有一番作為,不論從資金面循選擇性信用管制以阻絕其炒房資金的取得,或從賦稅面以囤房稅提升房屋持有成本,皆是健全房市可行的作法,至於落實到政策上如何避免殃及無辜,降低對總體經濟的傷害,相關論述與研究早已汗牛充棟,毋須我們於此贅述,如今健全房地產市場能否成功,或者說打房能否成功,悉數取決於政府的決心,只要府院有決心,以央行、財政部對實務面的嫻熟,絕對足以讓房市脫胎換骨,若無決心,則央行說一說,財政部談一談,國發會跨部會盍各言爾志一下,然後提出一個不痛不癢的方案,如此非僅台灣房地產永無健全之日,亦將為投機客所嗤笑。

我們希望府院高層了解台灣房地產市場的不健全,非僅是民怨而已,其對總體經濟的衝擊,財富分配的惡化正與日俱升,應放手讓相關部會循其專業研議「健全房屋市場方案2.0」,惟有高層有決心,並下達明確指示,健全房市才有成功的可能。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https://www.chinatimes.com/amp/newspapers/20201023000155-26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