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動態】觀念平台-談產創條例租稅優惠的必要性與有效性


觀念平台-談產創條例租稅優惠的必要性與有效性

報導:王健全 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工商時報
時間:2019年03月05日

產業創新條例¹」(以下簡稱為「產創條例」)租稅優惠相關條文即將到期,因此,租稅優惠是否延長十年,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基於必要性、有效性與國際接軌的觀點,我們認為有必要延長。在必要性上,台灣正處於產業升級轉型的十字路口,透過租稅優惠提供企業誘因進行數位經濟時代的研發投資、技術入股,加速科技研發的產業化、商品化與產學合作,延攬、留用人才,故租稅優惠延長有其必要性。

在有效性上,過去國內外不少的實證研究告訴我們,租稅優惠有誘發效果,促進企業研發投資有臨門一腳的效果。

就國際接軌而言,利用租稅優惠來協助企業進行數位投資、研發投資,是國際間慣用的政策工具,而且除了租稅優惠外,利用補助、法規鬆綁、人才培育等政策的配套來達成更大效益,也是國際趨勢所在。基於必要性、有效性與國際接軌我們認為產創條例的租稅優惠延長十年有充分的理由。

當然,租稅優惠也引發若干批評。主要批評論點認為租稅優惠獨厚大型、製造業,未能兼顧中小企業及服務業。不過,上述批評其實是不盡了解台灣研究發展、創新的真相。一般言,台灣研發的主力仍在中大型企業身上,因為研發必須擁有最小的效率規模,投入一定程度的研發經費、人力與設備,才能擁有成效。而中小企業除了資源相對缺乏之外,本身的競爭力也以創新、設計的加值變化為主,研發投入相對有限。同時,台灣的中小企業中,有八成以上為五人以下的微型企業,因此,在中小企業投入研發金額相對偏低下,它能夠享受的租稅優惠自然較少。

其次,台灣的服務業投入研發兩極化,資訊、通訊服務業投入研發不輸於大型企業,但其他服務業的投入則偏低,加上服務業以商業模式的調整為主,而商業模式的創新在國際趨勢上並非租稅獎勵的對象。

當然,政府也看到此一略為偏頗的現象,在修法時,配合了企業的保留盈餘進行實質投資可以減免稅負。企業的保留盈餘屬於企業的儲蓄,目前政府對未分配的保留盈餘課10%的稅(未來可望降至5%),如搭配企業挪出保留盈餘進行直接投資(非土地、股市等的金融操作)可以減稅,有助於增加投資動能,並使更多中小企業、服務業受惠

另外,此次租稅優惠的延長之外,也搭配幾個令人耳目一新的亮點。

其一,保留研發投資抵減,但搭配保留盈餘進行實質投資可以減稅的獎勵:保留研發投資抵減獎勵,有利企業進行長期而穩定的研發投資。一般言,研發投資抵減有誘發投資,發揮臨門一腳的功能,可以加速企業研發投資的決策,並發揮對抗景氣循環的功能。同時,納入企業以未分配盈餘進行「實質」投資,可減免5%的保留盈餘稅。此一作法除了誘發實質投資活動、活化經濟動能之外,也可以平衡中小企業、服務業不易獲得租稅優惠的批評。同時,可以引導公司的儲蓄投入實質投資,降低房地產、股市的炒作,並透過投資的催化來因應景氣的可能下滑。

其二,個人、公司、有限合夥企業及學研機構創作人取得技術入股股票,得於轉讓時才課稅一般言,擴大研發成果的運用與投入研發一樣重要,故技術入股緩課且轉讓時才課稅,有利提升研發成果的轉讓誘因,促成企業研發成果的產業化。

其三,擴大從屬公司員工獎酬股票可以適用轉讓時才課稅:透過員工股票的長期持有,亦可以有效發揮留才、攬才的功能。

其四,有限合夥事業得採用個體概念課稅及天使投資人租稅優惠:此一設計有於助相關創投事業及游資投入新創產業,發揮促進投資、引導投資新興領域的功能。

綜言之,目前產業仍面臨研發創新、留才攬才、新創產業發展等關鍵課題,為掌握前瞻性產業發展機會,因此,延長租稅優惠措施十年,並透過若干修法上的亮點,達到兼顧國家財政收支與產業發展,以及加速經濟成長、產業升級轉型的目標。

 

補充資料:

註1.產業創新條例

《產業創新條例》租稅優惠相關條文彙整:
●研發抵減(二擇一):
1.抵減額度不逾當年度應納營所稅額30% : 在支出金額15%內抵減當年度營所稅 ;或支出金額10%內三年內抵減營所稅。(§10)
2.另有限合夥事業在其讓與或授權自行研發所有之智慧財產權取得之收益範圍內,得就當年度研究發展支出金額200%限度內自當年度應課稅所得額中減除。但僅得就本項及上開研究發展支出投資抵減擇一適用。(§ 12-1)
●學研機構創作人獲配股票可享緩國內學術或研究機構以技術作價入股所取得之股票分給我國創作人,該創作人得選擇持有至轉讓時按轉讓價格課徵所得稅。(§12-2)
員工獎酬:獎酬員工股份基礎給付緩課(§19-1)
有限合夥創投穿透課稅:有限合夥創投不課營所稅,依盈餘分配比率計算合夥人所得額後,課個人綜所稅。(§23-1)
天使投資人租稅優惠:個人投資國內新創事業初創階段之所得減除(§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