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政府在數位轉型下應有的角色


工商社論
工商社論

新冠肺炎病毒蔓延全球,截至6月21日確診人數超過880萬人,也造成了46.4萬多人的死亡,堪稱人類史上最大的疾病浩劫,並對全球經濟帶來重大的衝擊。而隨著亞洲疫情的緩和,歐美衝擊逐步受到控制後,社會的預期也轉趨正面,引發了股市的反彈、經濟活動的恢復。然而,即使疫情過後,經濟逐漸復甦,但疫情過程中所引發的去實體化、平台化、電商比重攀升等趨勢的發展,無異使整體產業進行了一場劇烈的變化。過往的產業發展趨勢,套一句現在流行的術語「回不去了!」因為遠距醫療、學習、工作、外送、線上消費、娛樂、視訊會議、社交、生活方式的改變,乃至疫苗、檢測試劑開發上的法規鬆綁、產業化腳步,均產生重大的變革。

在面臨產業結構急遽變遷的同時,數位轉型的口號在台灣被喊得震天價響,包括利用電商、外送平台、遠距醫療、就業、學習,善用雲端、資安、AI、5G等方向。雖然大企業人力、資源多,轉型也相對積極,但對多數的中小企業而言,人力、經費不足,數位轉型力有未逮。根據調查,中小企業的數位轉型能力有限,多數還停留在利用數位科技做財務規劃、行銷等活動,真正導入數位科技至整個製造、作業流程,甚至結合嶄新商業模式,進行大規模數位轉型的廠商比率少之又少。

在中小企業數位轉型能力不足之際,政府不能只停留在口號階段,應具體、落地協助中小企業數位轉型。至於政府在數位轉型上應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我們認為在政策上,首先,政府應該扮演提供數位基礎建設的角色。目前,一年一千多億元預算的前瞻基礎建設,仍停留在舊式的輕軌、土建等基礎建設,數位經濟相關的頻寬、投資、跨領域整合、數位治理等考量不多,未來應該適度轉型為數位基礎建設,在AI、5G、資安、雲端、數位政府、數位治理上多規劃、多下工夫。

其次,加強新南向政策的落地,讓廠商有一個較大規模市場做靠山,強化廠商數位轉型的誘因。隨著兩岸的對峙,新南向政策的進展緩慢,台灣廠商缺乏一個較大的腹地市場,來創造成長誘因。因此,政府應加強新南向的落地策略,例如於東協國家的目標市場,協助台商推動「東協經貿運籌基地」,建構倉儲、展示中心,供應商/通路商的平台,使中小企業可以突破東協國家的行銷障礙。有了較大的市場腹地,廠商推動數位轉型才有較大的誘因。

第三,建構系統整合團隊協助傳統產業數位升級轉型。此一系統整合團隊應由AI、5G專家,結合學校教授、各專門領域的專家及廠商,在各個產業的細項領域(如機械領域下的金屬機械、智慧機械、農業機械等)做出導入前跟導入後的經濟效益,有了數位轉型的實際體驗、感受及具體效益的展現,廠商才會有誘因投入。在系統整合團隊的運作上,財團法人機構的角色應淡化,因為過去法人機構的導入,均留在建立一般性的基本原型(prototype)上,並未能符合廠商的真正需求。因此,應由企業整合團隊,扮演主導性角色,透過政府補助,將具體的流程做出來,做為廠商學習的對象。而接受政府補助的企業有開放模式供參考、觀摩的義務。

第四,鏈結美國AI、5G的數位經濟生態鏈。利用此次新冠肺炎、美中科技脫鉤的機會,台灣廠商應積極投資美國的創投、購併美國廠商,帶回美國的技術、商業模式,進行人才交流,使台灣可以接軌美國的數位經濟生態鏈,台灣才能在數位經濟時代繼續保有競爭優勢。

第五,紓困應該結合數位轉型的措施。例如政府的振興計畫中,應撥出一部份的經費,補助廠商導入人工智慧協助他們精準行銷,進行更有效的促銷折扣,來創造更大的商機。

另外,比較少被檢討的政府周邊單位,也應藉此時機,推動財團法人研究機構順勢轉型。目前我們利用電商、外送平台作為解決實體商店銷售不佳的替代方案。但這些外送平台大多來自國外,稅繳得不多,抽佣的比例又很高,而且一旦發生糾紛,送貨騎手求助無門。如能透過國內法人研究機構,結合資訊服務業者,設計本土的外送平台,一方面可以幫助國內的實體商店增加業績,另一方面又可協助本土資訊服務業者創造實績。

其次,協助台灣的新創企業接軌國際資本市場。例如選擇台灣前50家最有潛力的業者,成立台灣新創企業50的創業板,接軌美國的那斯達克市場等,提供廠商在AI、5G時代的新籌資管道與源源不絕的創意。

最後應該把握機會,善用這次台灣的防疫品牌,在歐美、東協拓銷台灣產品。除了防疫、口罩知名度及品牌效應,試著搭配醫療、藥品乃至電子資訊、運動器材、自行車等,並導入更多科技成分、數位經濟模式,擴大台灣的品牌效應,創造更多的成長空間。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00622000159-262113?chdtv)